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用什么方法来解析梦境)
弗洛伊德梦的解析(用什么方法来解析梦境)

传统的看法认为,有些梦境乃是通玄而虚幻的,难以做出科学的解释;有些梦境则破碎而凌乱,没有任何意义。

尼采说:“野蛮的原始文化时代的人相信在梦中认识了第二个真实世界,这便是一切形而上学的源泉。”人们借助于梦,试图挣脱现实、抛弃大地,使灵魂与肉体分离,飞往未知的彼岸。在迷信者看来,梦乃是最高级的精神状态,高级到无法解释。

对此,尼采给予了嘲讽。尼采认为做梦者就像野蛮人一样,他们经常健忘,没有清醒的意识,不能正确地分辨事物。梦境乃是记忆力的松弛,它把我们的思维带回未开化状态。梦不是更高的精神工作,而是大脑休息后产生的低级精神活动——梦境还谈不上理智,它可能只是一种本能或者是欲望

尼采:“在清晰地回想起一个梦时,我们会大吃一惊地发现自己身上藏有这么多的愚蠢。”

解析梦境的方法

在弗洛伊德之前,有许多解梦的方法。常见的有“象征法”和“译码法”。

所谓的“象征法”就是把梦境作为整体纳入眼界,试图用另一种容易理解的而且在某些方面类似的内容来代替它。例如曹操梦见三匹马在同一个槽里吃东西,后人便用“象征法”来解释,说三匹马象征司马懿、司马昭和司马炎祖孙三人,“槽”就是“曹”。这个梦预言了司马懿祖孙三人相继掌控曹魏权,并最终篡魏。弗洛伊德认为这种方法只是用来解释作家创造的人工梦,揭示作家想表达的意念而已。《晋书》先是杜撰了曹操的梦,然后再用象征的办法去解释它,真实的梦并不是这样简单,它们总是混乱而复杂,难以找到具体的象征。

译码法”则把梦当做一类密码文字来对待,试图通过某些关键的字符,把它们编制成具有已知意义的另一个字符。例如我们梦见一封信,也梦见参加一次葬礼,于是便拿解梦词典来查阅字符,“信”代表着“烦恼”,“葬礼”代表“订婚”。据此我们破译的结果为:这个梦代表着我们为订婚而感到烦恼。——这种方法不把梦视为一个整体,而是集中于梦境的某一个细节,然后再强加因果,牵强附会。

弗洛伊德不认同这两种方法,他说:“就对该主题的学术处理而言,毋庸置疑,两种流行的梦的解法都没有起到作用。”为此,他提出了新的方法,为了说明这个新方法,他用自己的一个梦来作为解析对象,借以讲述。

弗洛伊德 《梦的解析》

弗洛伊德的一个梦

1895年夏天,弗洛伊德为一名叫伊尔玛的少妇做精神分析治疗。治疗最终以部分成功而结束,女患者的臆想症、恐惧症减轻了。可是由于患者不配合,最终治疗中断了。

一天,友人奥托来拜访弗洛伊德,他带来了个消息:伊尔玛的病症好些了,但并没有非常好。弗洛伊德听后,觉得自己的医术被人质疑了,感到很生气。当天晚上,他写下了伊尔玛的病史,想为自己辩解,最终交给权威人士M大夫来评定。那天晚上,他做了一个梦:

梦境里,弗洛伊德在大厅中接待了许多宾客,其中有伊尔玛。弗洛伊德把伊尔玛拉倒一边,指责她尚未接受“解决办法”,所以才没被治愈,并不是自己医术不精的缘故。伊尔玛回答说:我现在咽喉、胃和躯体都非常疼痛,它们勒痛了我。

弗洛伊德听后感到很惊恐,察觉自己似乎忽略器质性疾病,便把患者拉倒窗边,检查她的咽喉。发现她带着假牙,咽喉的右边有一大块斑,左边有皱形成物。

于是,弗洛伊德叫来了M大夫,M大夫看上去与平常不同,面色苍白、跛足、下巴上没有胡子......M大夫检查完后说:无疑,这是感染,但没大问题;还会有痢疾,而毒素会排出......于是大家追究感染的来源——原来,在不久前,伊尔玛感到不适,友人奥托便给他注射了丙基制剂等药物......

对弗洛伊德梦境的解析

弗洛伊德说,梦境中的大厅在他当时所居住的一座望景楼上。他的妻子将要过生日,曾跟他说希望生日当天会有一些朋友来共同庆祝,所以在梦境中便以这个观念来作为背景,使情境发生在一场宴会之上。

伊尔玛的病症是做梦当天弗洛伊德思考最多的问题,所以伊尔玛作为梦境的主角,出现在了大厅里。弗洛伊德自信于自己的医术,他认为伊尔玛之所以未能痊愈,是因为不配合治疗的缘故。因此在梦中,才出现弗洛伊德指责伊尔玛的场景。

由于梦境是一种比思维低的精神状态,所以伊尔玛的形象变得混乱了。她在梦中看上去脸色苍白而浮肿,不是现实中红润的样子,患的又是另一种病——咽喉、胃和躯体疼痛——而不是臆想症、恐惧症。其实,梦中的伊尔玛是弗洛伊德对几个患者形象记忆的杂糅

在现实中,弗洛伊德曾去伊尔玛的一个朋友家里做客,这名女士患有白喉苔,她的主治医生是M大夫。弗洛伊德与M大夫在窗前观察了她的病情,而在梦中这个景象得以再现,不过出现了扭曲——用伊尔玛的形象来代替了那个患白喉苔女士的形象。此外,假牙是其实是生活中一位家庭女教师的印象,弗洛伊德曾给她做过检查。现实中这三位女士都给弗洛伊德留下了不愿配合治疗的印象,因此在梦境中她们各自的某些特征组合成了一个“伊尔玛”。

毕加索的《梦》

弗洛伊德虽然对自己的医术很自信,但心理上还保存着一丝轻微的怀疑。所以在梦境里,听到伊尔玛说咽喉、胃和躯体疼痛后,他感到惊恐,生怕自己之前忽略了器质性疾病。于是叫来了M大夫,M大夫不仅是白喉苔的主治医生,而且还是现实中弗洛伊德较为信服的医生,所以M大夫在梦境里出现了。

梦里M大夫的形象同样杂糅了不同人的特点,下巴剃须是弗洛伊德兄长的形象,做梦前几天,弗洛伊德收到消息,得知兄长患了关节炎,走路一瘸一拐的。兄长和M大夫最近都拒绝了弗洛伊德给他们的建议,所以在梦境中,二人杂糅在了一起。

M大夫诊断后说是感染,但问题不大。根据梦境的逻辑,伊尔玛患有白喉苔,已经说明弗洛伊德在治疗时忽视了器质性疾病,他的医术确实不精。但他内心深处一直希望回护自己,推卸责任,想有个好的结局。因此在梦境里才借M大夫之口把安慰说出来。

现实中,伊尔玛患的是臆想症、恐惧症,梦境里M大夫却说是感染,说明在内心深处,弗洛伊德嘲笑这个同行对臆想症很无知——这是因为M大夫不同意弗洛伊德对伊尔玛的治疗方法。他在梦里报复了伊尔玛和M大夫:伊尔玛疼痛是因为她不配合弗洛伊德进行治疗;M大夫闹笑话是因为它不同意弗洛伊德的治疗方法。

最后,梦里又报复了那个给他带来坏消息,并且质疑他医术的好友奥托。把感染的错责推到他头上。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

梦的动机是一个愿望,内容是遂愿

通过对自己梦境的解析,弗洛伊德发现梦境以一个愿望或欲望来作为动机,并且在内心上满足这个它。在现实中,弗洛伊德希望自己的治疗方法是正确的,伊尔玛、M大夫和奥托的反对意见都是错误的,这个愿望成为了做梦的动机。

奥托的消息刺激了弗洛伊德的内心,让他生气,当晚就做了梦。在梦里,他对伊尔玛的治疗不存在过失,伊尔玛之所以不能痊愈,是因为她不配合治疗,并且还接受了奥托的糊涂注射剂,导致感染,所以伊尔玛和奥托都错了,弗洛伊德自己没有过错。M大夫因为质疑过弗洛伊德,对他的治疗方法存在异议,所以在梦境中显得很外行、很无知,他也是错的。

整个梦都延续了弗洛伊德睡前写作病史的辩护心态梦境使他无过错的愿望得到了满足,成功的实现了辩护,被宣告无罪。

“伊尔玛的疼痛没有成为我的负担,因为她自己对此有错,她拒绝接受我的解决办法。伊尔玛的疼痛与我无关,因为它们具有器质性,根本无法通过一种心理治疗而治愈。”

在弗洛伊德看来“梦可以被认定为遂愿”,这就是他解梦的基本方法。

福州市佳华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电脑版  手机版  福建省福州市晋安区鼓山镇前屿东路13号前屿小区2#楼1层14店面